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堂之家

一个寂寞男人的作家梦 文字作品均为原创

 
 
 

日志

 
 
关于我

怒问情为何物,叫人憔悴损。空有万种情,奈何无处诉。 欲举金杯醉不醒,酒未至,泪成帘。 奈何在天涯,何地醉看他人双对有不同。 不如常在无人处写相思。 也胜过疯醉留泪千百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 《戈壁儿女》 第一回 女人堆里的男人  

2010-11-17 11:19:02|  分类: 河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根据一老女人口述改编。故事部分具实的描写兵团人的生活。如果兵团的老同志觉得好像是自己的亲生经历。那不足为奇。有人会很激动,勾起了他沉重的记忆。会伤心的,因为再怀旧的人也不愿意回想痛苦的记忆。那简直是在把伤口一个一个的撕裂。

 

 《兵团儿女》第一回     女人堆里的男人

1970年,谢讯刚好满30周岁。刑满释放了。上海是不让回了。安排他在142团一营三连工作。在他的介绍信上是这样说的。谢逊同志以通过劳动的改造,成为工作努力、学习进步的好同志。三连的连长张崔山有一点文化----只是能认下几个字而以已。但他喜欢有文化的人。这个强奸犯。---在他的眼里强奸根本算不了多大的事情。和他的大学身份相比---嗨!就让他在连队里当个记录员吧。[原创]小说 《兵团儿女》  第一回   女人堆里的男人 - 海堂 - 海堂之家

 

让谁看谢讯也只能当个记录员。他180的个子却像女人一样窄窄的肩膀麻杆一样细的腰身。豆芽一样抵着个头弓着背含着小胸。一副不结实的样子。还带着架深度眼睛。一头黄发软软的从额前分开,把本来就长的脸只露出眉心鼻子下巴上的黄胡子这麽一溜子。其实他长的挺特别的,宽边眼镜也盖不住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时不时的眨两下眼,跳动的一双双眼皮子,不知道女人看了啥感觉。就连大男人的张崔山都经不住呆看几秒。长长的鼻子还带着勾儿。这种鼻子的人本来就讨女人喜欢他怎麽会去强奸呢?挺旧的灰色西服和粗白布衬衫套在他的身上咋就是那莫耐看。一开口就亮出了他的贵族身份。高雅的上海普通话,让人听着不知不觉就顺口学两句。

虽然谢讯的上海普通话说的够标准了,但和一帮都是甘肃乡下来新疆的妇女交谈还是挺费劲的。越是这样越让五七徘的女人们更加的喜欢他。整天都说的是他,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她们取乐的话题。也包括这里最尊贵的女人。连长的老婆也整天满脑子都是他的影子。尹素华必须顾忌自己连长老婆的尊严不能象一般女人们那样放肆的在口头上随意的揩谢讯的油。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看几眼这个只比自己小几岁的帅男人。在心里念几遍他口音调调的上海话偷偷的乐一下。

[原创]小说 河东女人  第一回   女人堆里的男人 - 海堂 - 海堂之家在新疆整整劳改了十年的谢讯已经习惯了大田的劳动。也习惯了这里的盐碱地风沙天。他本人也不想回让他伤透心的上海老家了。加上大学文化让他在那也不会干太多的体力活。在监狱里住久了,他已经习惯独处。只是一个人看书、吹口琴写些无关紧要的文章自己看。几乎不与人交往。

张崔山也有文化报纸和文件他都能看懂。但就是写不成。就连给老家的信也的求人回复了。刚好就把小谢叫到家里吃顿饭就解决了。谢讯来的时候把几枚从上海寄来的来毛主席像章,镀金的送给连长家正在上学的女儿们。让他们一家子高兴的了不得。就这样一来和张连长家就熟了,谢讯有闲的时间都在张崔山家里消磨时间。

张崔山是甘肃人,当兵专业到新疆的。也是穷人家的娃。性情温和多年为官却没有官架子。典型的工作狂。那时候叫革命热情高昂。除了吃饭大多的时间都在连部值班。他一心的去工作,从不做家务。就连汤饭茶水都要老婆端到手上。甘肃人就是这莫个习惯。照顾家里八个娃娃的活儿全是老婆尹素花的身上。尹素华是个利索女人,繁重的家务也没有把她压垮。40岁的女人了还是皮光水滑。粉嫩如雪的漂亮。她爱打扮也会打扮自己。身为第一夫人,娇艳几分也不招人怪!她和张崔山是父母定的娃娃亲。16岁就圆了房。从18岁给老张生下第一个女娃后。又连续生下、6个女娃子来。老张只好说;“男娃女娃都一样吗!我就喜欢女娃”老张的爸爸气的把他弟弟的两个女娃儿也送给他养去。把他不指望的传宗接代了。家里一窝子8个丫头片子。谁叫他自己说喜欢女娃的。张崔山有时候在家里消歇一会儿就逗着他的女儿们玩耍。也挺开心的。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喜欢女娃的吗?现在好了,大的两个丫头已经工作了。最小的都上初中了。尹素花这才开始跟着家属排下地劳动了。

5月初的天,一连的吹了好几天的干风。早晨才转了风向,风凉下来,一早天也阴了下来。刚干了一会儿的活儿,毛毛细雨就开始下了。细细的雨珠子滴在人脸上。潮湿了妇女们的红头巾。渍润麦苗儿,和满地的油菜花们。尹素花和一群妇女们拉着小钉齿耙在冬麦地里蹿行。被粑过的麦苗子又被雨水湿润了更显的绿的可爱。女人一劲的干活脸挣的象火一样的烫。被细雨一沾也分不清粉白的扑扑的脸上是汗还是雨珠子,一股脑的冒着热气来。干着活她们回头看看那板结坚硬的盐碱地被鉄粑把过就乖乖的土粒松软粉碎了。素花也不时的欣赏着自己劳动的成果。和一群妇女们沉醉在劳动的快乐中。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