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申太全的博客

一个寂寞老男人的作家梦

 
 
 

日志

 
 
关于我

怒问情为何物,叫人憔悴损。空有万种情,奈何无处诉。 欲举金杯醉不醒,酒未至,泪成帘。 奈何在天涯,何地醉看他人双对有不同。 不如常在无人处写相思。 也胜过疯醉留泪千百倍。

网易考拉推荐

读柳金刀的《谁的妻也不能欺》一文有感  

2010-07-01 23:54:3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家说;“朋友妻不客气,朋友不在可以骑!”你老先生了封建是正常的。为这是犯不上砍人,其实也犯不上动这麽的气甚至还和老婆离了婚。不值啊!我03年就遇到和你样的事。那丫他妈求我给他找老婆,我把我小姨子说给他,他就追不上那姑娘家家。还天天往我家里跑的。他那死气摆列的烂三样我就看不上眼,父母有点钱他拿着臭显摆的。和你一样我有一次出差也就十几天吧!回来发现他们不对劲,当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和老婆离婚。我先把银行的钱全都转到老婆的账号上,然后第二次出差在外面,就给老婆在电话里说;要和她离婚,房子票子全归她。我会调到外地工作的。老婆哭着说能不能和。我说除非你是爱我比爱他深。我们和好了以后,一天那丫喝的醉醺醺的跑到我家来叫我老婆的名字。老婆撵他走,那呀对我说;他一晚上和我老婆怎么的了------。还说是我老婆在上面。我心平气和的当着他的面问我老婆,爽了没有。老婆不说话,我一脚把那丫踢到。我就骂那丫没用的东西连一点小忙都帮不了。弄不爽还来领工资不成。顶多也就是义务工。那丫张着大嘴,退着出了我家的门。以后的半年里我天天见他站在我家对门的街道上傻望。我就对他得意的笑。我小姨子他是追不上了。一年后他到甘肃取了个老婆还不错。酒宴上司仪让他讲恋爱经过。我就扭过头一边喝着茶的看了他一眼,他就说;”一晚上-----,她在上面,“那个角落里转来一个声音说“没爽”。她媳妇长的不赖,就是脾气不好。上去一巴掌就把他拍倒在地。

后来一天他带老婆在劳务市场打工。刚好遇到我雇人,我一见他们就马上抬高工价。他被老婆用脚踢到我家给我家刷墙。我叫他去般涂料,他回来时看见我和他老婆站在一起,脸色就有点灰了。我冲他笑了笑。他突然跪在我面前说他错了,我笑了笑走了。到回家看见有一片打斗过的痕迹。几个月后我老婆提出和我离婚,只卷着她的衣服回娘家了,我给她钱和房子,她一样也不要。只求我能原谅她。我说已经原谅过了。老婆说;“那是不爽,爽了呢?”我说更加的原谅啊!我该感谢那丫来。就这样我们的婚姻又维持了一年。离婚后我在出差回来的班车上刚巧碰见那丫。一身破烂满身的灰尘。后来才知道那丫的媳妇天天的闹腾他。把他家里弄得乌烟瘴气。那丫爸爸经不住折腾先死了。她妈住医院的时候,他老婆卷净家财跑路了,于是他一边打工一边的四下里找他老婆。把房子也卖了,还在找。说是要找回来办离婚证呢!

 
 
下面是《谁 的 妻,都 不 可 欺!》 作者: 卯金刀    发表日期: 2009-11-20 12:08   


下面要说得事,是一个忘年交的朋友,跟我讲述他自己的遭遇:

  我知道您平时在电脑上写博,今格儿,我就给您提供一个素材,咱呢,也不怕您老笑话,这嘎杂子的事,就出在咱身上。什么事呢?真他妈的诲气,有个王八小子,给老子戴了顶不要钱的绿帽子。有人说,这是绿色经济,呀呸!去你姥姥的腿吧。您别见笑,这事不说出来,心里堵得慌。

  当然,我知道,您不会直打直地提名道姓,把我给扔出去,所以,我才跟您这得啵。得,咱闲言少叙,直奔主题:

  您知道,为了做生意,我一年四季经常不在家,这不是为了多挣几个子儿吗。临走时,我就把家里的有些事,托付给我一个要好的哥们嘞。可谁知道,我这是引狼入室,这小子,他妈的竞然动了歹心,对我老婆下家伙喽。您说,这他妈的是什么玩艺儿!

  唉,真是人心隔肚皮,世上什么孬种都有。不是,我老婆,不不,可以说,己经不是我老婆了,正准备跟她拜拜呐。这事公正的说,她也有不可推却的责任,苍蝇不叮没缝儿的鸡蛋。你要是行得正,立得直,那丫挺敢下手吗?不敢!

  想当年,王宝钏在寒窑苦等薛平贵十八年,没听说跟谁胡搞呀。可我这刚刚出去不到一年,好家伙,就等不了啦,这俩狗男女,一对臭丫挺的!真气死我喽。

  您问怎么发现的?嗨,别提了,反正我注意到他们俩人不对劲。我呢,就多了个心眼,那天,我谎称要去外地催款,得去一个礼拜。其实,我哪也没去,主要想测试一下我的疑心。

  您猜怎么着?邪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前脚刚走,可到好,他俩后脚就贴到一块了。当天夜里两点多钟,我突然回到家抓了个正着,哎呀,真是,当时,我差点气死过去,真想拿刀劈了这俩不要脸的东西,这俩骚货双双跪在我的面前求饶。还好,我算清醒,没拿刀捅了他们,为这事犯法不值。

  既然这样了,没什么好说的,离!不离,想起就恶心!其他的什么都好商量,在这个问题上,只能独家经营,绝不能合资办厂,更不能资源共享。您问那小子有没有家?有。您认为有家的主儿就不干这缺德的事吗?您看,哪个贪官没有家,不都包二奶、养情妇、泡处女吗?这他妈的都是怎么啦?臭丫挺的。

  今后交朋友得擦亮眼睛。古话说得好:朋友之妻,不可欺。可这畜牲不懂啊!不过古话说得,也值得探讨。噢——“朋友之妻,不可欺”, 不是朋友的妻,就可欺吗?我看古人也是胡诌白裂瞎得啵,做人不能丧失品格与道德。一句话,谁的妻,都不可欺!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