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堂之家

一个寂寞男人的作家梦 文字作品均为原创

 
 
 

日志

 
 
关于我

怒问情为何物,叫人憔悴损。空有万种情,奈何无处诉。 欲举金杯醉不醒,酒未至,泪成帘。 奈何在天涯,何地醉看他人双对有不同。 不如常在无人处写相思。 也胜过疯醉留泪千百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 候鸟 7  

2011-12-27 23:27:57|  分类: 小说类,小红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慧华说:“你可耽误了我一天没打上工,你得给我开工钱”李冰从兜里掏出来50块钱给她。

王慧华一看说:“哎你还真给啊!”

李冰说:“你辛苦了!”

王慧华想了想把钱收下说:“我可不能再要你的钱了,不过嘛?这算是你请我吃饭了”然后转身出去了---。李冰静静的躺在床上两只眼睛盯着漆黑的屋顶发愣。奇怪了,自己的干净整洁大房子席梦思大床怎么就没这漆黑的小屋破旧的被窝睡着舒服呢?再美丽的风景,再舒适的环境,哪怕是天堂如果没有女人,也是空洞冰冷、乏味的。哪怕是荒漠还是阴暗潮湿的山洞、就算恐怖可怕的地狱里有了女人就有了温暖,就让人感觉舒适安逸。男人不得不承认离开女人生命没有意义,所以男人必须不顾一切获取女人。哪怕暂时的拥有,也有必要飞蛾扑火一样的去追求。既然索取不到完美的长相厮守,就必须无奈的接受短暂的曾经拥有。

李冰正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另外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走了进来。李冰抬头一看,嗨!曾经见过一面的,那个打工租房的邻居。他叼这一只粗粗的报纸卷成的烟卷,浓密的烟团从他被胡须围困中的嘴角缝隙中喷涌而出。李冰欠身招呼他:“来了!老乡!坐!”示意他在床脚坐下来。来人笑了笑,但没有坐,只是站着看着李冰。

胡子男人说:“怎么了?有病了吗?”

李冰说:“没事!昨天喝太多了?”

胡子男人说:“我看见了,王小红把你抬下来的”

李冰说:“我!昨天啥都不知道了。嗨!”

胡子男人莫名奇妙的问:“你是王小红的男人?”

李冰说:“你看可能吗?”李冰思量:“这人怎么明知故犯,明明瞅着自己躺在这张女人的床上,---还?”

胡子男人说:“以前是吧!”李冰叹息一声,算是敷衍一下。

这时候一位老女人也进来了,李冰也认识,是他岑经的岳母、王小红的妈妈。老女人一进来就直奔李冰过来,伸手就摸李冰的脑门,嘴里还不停地唠叨:“和能多熊酒干啥?竟学恁爹的坏处,喝得乌漆马虎的。我说把你抬到大房子里去,小红可怪!非要把恁抬这里。这骚B女人哪有俺小红好耶!前个,还和木墩在这鼓捣个半夜哩!恁可想好哎!俺小红现在没找。俺家可稀罕你来,可别叫人给害了----”说着话还不停地眼扫着门外---。直到王慧华回来才朝李冰挤眉弄眼的,走了。王慧华买回来一大块五花肉,和葱姜土豆。李冰也不好再赖在床上,起来帮着摘洗蔬菜。

胡子男人:“耶!买这些肉,给弄好吃的来?”

王慧华说:“小李子请咱吃红烧肉”她的话里的那个“咱”字让李冰十分意外,就这一个字把他曾经勾画出来的所有美好梦想全部吹到五里云外。从刚刚建筑起来的一点点纯的、真的、美好点的境况中一下重新回到世俗的、交恶的、漂浮的、荒诞的、无奈的混乱中来。把李冰本以为一个真诚可爱的女人,就这一个字暴露出她放荡不逊玩世不恭的真实面目。一下子让李冰窘迫到一无是处。

胡子男人:“呵!俺家还有瓶酒来,俺取去”说着一勾腰走了。李冰盯着女人忙碌的身影木登登发呆暗自闷气。长叹一口气,不得不把自己从昨天小龙给他编制的美梦中拽出来。男人可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菜炒好了,胡子拿来的是一瓶矿泉水瓶装得散酒。他们谁便在地上捡来几只矿泉水瓶,用刀割掉半截就当是酒杯了。李冰光看着就揪肠掏肚的想吐,哪敢喝。就看着王慧华和胡子频频举杯直到他们脸红舌头直为止。吃完了,女人收拾锅碗,李冰和胡子都坐在床上靠着墙休息!

胡子说:“看样子,你给王小红花了不少的钱,看他妈对你的劲就知道”也许是刚才王慧华的那个“咱”字的刺激。还是本身王小红就是李冰心里刻得很深的伤疤,被胡子这么一揭,把李冰的迫切宣泄的闸门彻底撬开了。

李冰低调的说:“她家这一片房子我花的钱”

胡子问:“人家说是自己盖的!”

李冰说:“他们从老家来打工的,怎么盖房子,哪有地让他们盖房子?”

胡子:“你帮他盖的?”

李冰说:“我掏钱从我干妈手里买的旧房子,就是现在咱们呆着的这间。然后又买买材料自己动手盖的门前的哪一栋”

胡子;“也花了不少钱吧!”

李冰说:“这只是个零头,”

胡子说:“还有啥!”

李冰说:“我们那时候花钱大,没法算,比如她的闺女上育儿园吧!三年光学费一万多不止了。另外平日里那天不是89十来块呀!大人花钱更没哈数了,弄得我吊蛋精光人财两空。”说都这里李冰心里也豁然开朗,其实自己一直不解小红离开自己的原因被自己一下子说出来了。就这么简单,那时候李冰已经没有让她继续挥霍的钱了,也就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了,像一只抽干营养的空壳被遗弃了。几年以后当自己渐渐有一点积蓄的时候,才能重新吸引女人。人世间的道理就这麽简单,简单的近乎残酷。

胡子咧着嘴笑了说:“我发现恁这里的人怪!好小伙子都捡结过婚的破货”河南话让李冰听着很不舒服了。

李冰没好气的说:“上一代兵团的人本来就是被逼无奈才来这支援边疆的,谁舍得把丫头还嫁在这。”

胡子说:“到老家接去,家里都大姑娘可多”。李冰觉得跟他理论累!就闭口不说了。继续的聊天李冰发现他总是擦边摸角的打听王小红的事情。外面又跑进来个小孩子,六七岁的样子,嬉皮笑脸的。李冰问他:“你是谁家的娃娃呀?”

娃娃指着胡子说:“我爸爸在哪?”

李冰奇怪的看着胡子问:“刚才怎么不把娃娃喊来吃饭呀!”

胡子说:“大人吃饭娃娃上啥桌子?”李冰叹气!指着桌上的馍馍让他自己拿着吃,娃娃抓块谟飞跑出去。

李冰说:“看不出来,你还是有福的人”

胡子说:“狗屁!血海深仇的---”

李冰听不懂他的意思:“我说你有儿子-----”

胡子说:“除了你这个地方娃娃少以外,谁没个一男半女的。娃娃是累赘!拖油瓶子。”

李冰说:“娃娃是宝贝!千金不换的宝贝!”

胡子说:“要不是这个娃子!我早呢个啥了------”娃娃又跑了回来,李冰下床把娃娃抱在怀里亲亲。

李冰说:“我要有个娃娃就好了”

胡子说:“你要稀罕,现在就归你了”

李冰抱着娃娃转圈圈说:“你要舍得才怪?”

胡子眼睛一艠:“我要走了,你把这孩子给带着吧!”

李冰不解的问:“你走哪去?”

胡子说:“别问?这娃你带不带”

李冰笑着说:“带呀!”

胡子说:“别笑!咱一言为定!”李冰猛看见胡子眼中阴冷的凶光心里发憷。

应声的说:“好!一言为定”

这胡子还说风就是雨,吆喝着叫李兵把娃娃带回去养养看!说只要李冰不烦就留在李冰那里了。李冰在王慧华这一顿饭没白吃还捡了娃娃回去。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