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申太全的博客

一个寂寞老男人的作家梦

 
 
 

日志

 
 
关于我

怒问情为何物,叫人憔悴损。空有万种情,奈何无处诉。 欲举金杯醉不醒,酒未至,泪成帘。 奈何在天涯,何地醉看他人双对有不同。 不如常在无人处写相思。 也胜过疯醉留泪千百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卡子兵传奇 第十六回 沙枣花刺鼻子姐夫爱上小姨子  

2013-11-21 11:04:30|  分类: 卡子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六回 沙枣花刺鼻子姐夫爱上小姨子

我索性爬起来去宋晓阳家看有没有吃的。雨还在稀稀拉拉的下个不停,一路泥泞把本来就破旧的鞋底直接给沾掉了。在她家羊圈边捡了一截生了锈的粗铁丝绑起来----。她家的房子够老够破,窗户小不说连玻璃都没有,糊的塑料纸也不怎么透亮了。进了房子,门一关我就傻了,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光听见有人和我说话但一个人都看不见,站在门口过了好一阵眼睛才渐渐适应黑暗的环境。慢慢看见一点房子里的物件,可能是见我来有谁专门递过来的小凳子就在我前面。幸亏我没有挪步,要不一准摔个狗啃屎。原来窗户这边并排放了三个大水缸,小阳在一个大洗衣盆上架了个超大的搓衣板洗衣服。

我说:“你听勤快的嘛!下雨天洗衣服,不耽搁。”

小阳说:“你进来半天,才看见呀!----”

我说:“哎!眼神不好呗!”她停下来朝我看看,那种从头到脚的打量---。

突然大笑起来—说:“你的鞋带够霸气---”

我不好意思的把脚藏在后面说:“鬼天下这么大雨,把我的鞋底都沾掉了—”她甩甩手上的水到里屋去了。

她大姨出来问:“吃饭了没有---”

我老实说:“没有,柴火都湿了,燃不着---”可以想象自己装的可怜摸样儿。

她大姨刚有点一怔马上说:“就在这里吃好了---馍馍、菜、喝包谷面糊糊”进厨房了---。小阳出来她后面的女人和她大姨长得像极了。想必就是她妈妈了---但是小阳一直没有给我介绍,给我拿出来一双布鞋虽然是旧的但是穿上挺和脚挺舒适。没多久她大姨开始往桌子上端饭菜,我也去帮忙。进去才发现厨房里到处都是黑乎乎的,而且满房子都是呛人的浓烟。我们把饭端齐了人也到齐了。座上我见过的有她弟弟与她姨姨她妈妈还多了一个哥哥。

我说:“姨啊!你家的厨房该收拾了---”

她姨姨一脸愁容说:“自从她姨夫走了以后,家里的炉灶火墙到处都破旧的不能用了---她爹可是个能人里里外外一把好手。这一群熊孩子没有及上他爹的----”

我听愣了问:“哪就请小阳爸爸回来收拾呗!他在那上班?”

小阳的弟弟说:“他在阴间上班----回不来—”

我停下筷子问小阳:“哦!你爸爸也----”

她弟弟说:“啥叫也,把也去掉!本来就是一个人。”我看看她弟弟在想这娃娃看上去挺聪明的怎么的人来疯的脑子坏掉了。她大姨说:“她大姨夫就是他爸爸一个人。”连她大姨也这么说更把我弄得一头雾水。我看见小阳在给她大姨使眼色。

就把话题岔开说:“不嫌我干活儿粗糙,我帮你们收拾一下。”

小阳问:“你会不会?”

我吹牛说:“我以前在水工营干大工”

她妈妈说:“看你年级不大,都干大工了”

我吹这说:“几年前就转正式大工了,正好今天不缺泥巴吃了饭就干!”两个老女人脸都笑开花了。

完了就和上草泥把炉子收拾好了,从新生起火了一点烟都没有冒了,火还挺利。

她大姨夸着说:“比她大姨夫糊的炉子好用”她妈妈马上请我把她屋的火墙收拾了。一面叫她弟弟帮着和泥搬砖块,一边让小阳弄菜,自己出去抓只鸡要中午开荤了。她大姨也找来工具帮着把旧火墙拆掉----。我把用作打火墙的砖块每一块都放在稀泥里沁一下,这样更加密实。头一个火墙打好装上铁火炉,把火点燃没一会房子里弥漫起泥土的芳香。当火炉上一壶水烧开的时候,房子里温暖的几乎可以穿衬衣了。小阳和她妈妈的饭菜也好了---有辣子鸡、还有青菜炒蜡肉。还有土豆丝、鸡蛋炒韭菜、还有蘑菇。

吃着饭,我看见她大姨在给小阳使眼色,还用脚在桌子下面踢小阳。

小阳往我碗里加鸡腿说:“妈妈说你打的火墙好,想让你把房子里的另两个火墙也---”我当是什么大事呢?一口就打一下来。下午又打了一个火墙---晚饭是羊肉抓饭---。吃完了饭就在他们家看电视,不知不觉就很晚了。她和妈妈翻箱倒柜找出来新棉被和床单在她家沙发上铺好。让我不要回去----。我当然也不拒绝,明天还有一个火墙要打,如果有下次一定不在人家吹牛皮。累的我躺下盖上被子就睡着了----。

第二天挣开眼睛,已经是满屋飘香了。人家全家都在我周围,她也在,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从被窝里钻出来穿衣服。

她弟弟竖起大拇指说:“乖乖你的呼噜已经是原来世界第二现在世界第一了。”

我揉眼睛问:“咋的从第二涨到第一了”

她弟弟说:“如果加上原来的我爸,你只能算第二。现在他老人家没了所以现在你第一了”

我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哦!吵着你们---”

小阳笑着说:“没关系,有你的呼噜我们睡得更香。”

她弟弟说:“连房顶棚上的老鼠都不闹腾了---比猫管用。”有那么夸张吗?但是看见他们家全部都是笑脸。估计他们对我的呼噜完全可以容忍。看来比我呼噜更让他们难以忍受的是老鼠。

我说:“怎么不用好猫鼠药,---”

她姨姨说:“家里喂牲畜,哪敢用鼠药。闹老鼠不中用,闹牲畜可厉害。”

我敲敲墙说:“这砖墙水泥地坪米老鼠从那进来的。”

她姨姨指着墙角说:“你看都从这向来的—”墙角砖墙被盐碱腐蚀的厉害,老鼠乘虚而入。

我说:“最好用水泥砂浆把墙角抹上地脚线---”话一说完就后悔了,自己给自己找的活干。上午把最后一个火墙砌好了,立马还是修地脚线。她弟弟从库房搬进来两袋水泥,但是水泥都板结成块。显然已经返潮失效了,但我有办法。用她家煮猪食的大锅,把水泥放在锅里炒干凑活着用吧!一家里所有人都忙起来来,有的挪家具有的帮着和砂浆。有的帮着扶住板条---。但是怎么干到天黑也没有干完,

到晚上卡子上的另外两个兄弟也来了。说其实昨天下午雨就停了,饭已经可以做了。就是帐篷里实在太冷,把他们冻得难以忍受。刚好人家家里煮的羊肉汤多,让他两每人喝两碗驱寒。我问:“不是帐篷里的炉子----怎么不生点火”

他两一口同声说:“冒烟”

我跟他们回去,生起火炉。果真冒烟,到烟筒一看冒烟不大。找来树棍捅发现里面有东西,用铁钩逃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只半死的呱呱鸡。还有气,可能是被他们生火烟熏的,尽然还活了一天。人仍在外面过了一会儿竟然扑腾扑腾飞走了----小赵说:“早知道是活的,汤掉还能炖汤”

晚上我们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题,说道在小阳家她弟弟一番奇怪的话。

小胖说:“沙枣花刺鼻子、姐夫爱上了小姨子。她妈和她姨姊妹两找的都是哪一个男人。”

我说:“不会吧!你给我编故事来吧!”

小胖说:“信不信由你,这不是秘密,四营人都知道。”


【原创】卡子兵传奇  第十六回 沙枣花刺鼻子姐夫爱上小姨子 - 海堂 - 海堂之家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