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申太全的博客

一个寂寞老男人的作家梦

 
 
 

日志

 
 
关于我

怒问情为何物,叫人憔悴损。空有万种情,奈何无处诉。 欲举金杯醉不醒,酒未至,泪成帘。 奈何在天涯,何地醉看他人双对有不同。 不如常在无人处写相思。 也胜过疯醉留泪千百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卡子兵传奇》 中集  

2013-12-04 10:18:23|  分类: 卡子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二回 壮阳的野味当饭吃

 

水还挺清冽,提些水回来可以洗衣服。发现还有小鱼出没,于是我们把塑料纱窗捣个洞蒙在脸盆上,里面放点油炸馍馍就做成了鱼盆。到了晚上拽出来一看全是大指母粗的泥鳅,我们把它开肠破肚洗出来有一大黄碗。用油炸来吃挺香啊!于是第二天我们卡点上的一个兄弟跑了十几公里路找回来十几个脸盆来,我们都给做成了鱼盆子。纱窗不够了用一些旧布代替上,我专门用油咋了一盆面疙瘩当鱼饵。往后收获就丰富了----。光吃泥鳅也吃不完了,于是感觉泥鳅吃起来臭泥巴味道太重了。有人说这条沟本来就是奎屯的徘污沟,有工业污水。但我看看水还是清冽,尝一口除了有点腥以外没有什么异味。所以我还是钟情于捞泥鳅,只是一次捞出来两只盆子就够一天三顿了。油炸吃太腻了。我改清炖了,把他们吃方便面扔掉的作料包往锅里面一到,就那样子煮,煮烂连汤一起吃。也可以家加土豆或者萝卜。油腻了吃点生皮亚子就行了。放了三天的鱼盆捞出来,就剩下老粗的几条大泥鳅了,小家户可能都叫它们吃掉了。最大的有2—3厘米粗、20厘米长。十几条就是一大锅子。----【原创】《卡子兵传奇》  中集 - 海堂 - 海堂之家

 

到领导再来的时候带来了大块的豆腐,我们来做泥鳅钻豆腐。把泥鳅洗净挤掉肚子里的杂碎。和豆腐一起放在锅里,第一次火上的太大,泥鳅乱窜把豆腐搅成渣了。煮出来的雨冻挺好吃的。第二次换了大锅大块豆腐加上领导亲自掌握火候,泥鳅一条不剩全都钻进了豆腐里面。把豆腐钻的变成了圆的。把豆腐拿出来放凉用刀切成块。用油炸一下,再红烧出来就着皮亚子吃。真鲜啊!没有味精没有放任何作料的那种鲜香。时隔10年后在乌鲁木齐遇见一起在28连战卡的哥们,我们买来泥鳅和豆腐怎么也做不出那个味道

只是泥鳅吃多了不是什么好事,容易便溺不说小弟弟整天都熊调调是溜溜滑稽滑稽的。一天洗几回还是难受,还得人走路都叉开腿。东西老涨着掉在中间太碍事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想到小阳或者李琦女的,它就喷。弄得经常洗被单和内裤。而且天越来越冷水塘里都结了冰,水真的是冰凉刺骨头。那一年就是奇怪一个秋天下雪也特别晚。没下雪冰都结了一指厚,帐篷里就像冰窖一样,炉火燃旺起来还可以。稍微弱一点帐篷里面就冷得受不了。我们把所有衣服大衣都穿在身上,然后盖上被子。三个人轮着班透炉子往炉子里加煤炭。


第二三回找个可以用来意淫女的

水塘的南边是一望无际的红柳摊,一堆一堆的红柳丛就像迷宫一样。闲暇的时间我们留一个人守卡,两个人到红柳林子里去找野味。起初我们晚上在林子里下套,想第二天能收上兔子,第二天每个套子都没空。不过收获的只是一些被其他野物吃剩下来几片皮毛。于是我们决定守株待兔,在套子附近埋伏,结果当我们扒下不到半个小时就看见有几个像狗一样的东西从我们下套的地方走过。于是回来以后再也不敢进那块林子了

但那一次收获也不小。我趴下的时候发现红柳根下面有一些像蘑菇一样的东西从土里冒出来。我们用红柳棍把它刨出来,一大团子足有3—4公斤,冒出土面的东西倒像男人的生殖器有十几根。回到帐篷拿给一个放羊的看。人家说长出来的叫锁阳,挖出来的是大云。都是稀有补药,红柳林子里多得是,据说挖的话被林业部门的人发现要判刑的。于是对那块林子的兴趣只能是看看景色了。【原创】《卡子兵传奇》  中集 - 海堂 - 海堂之家

 

下了场小雨,但是对于盐碱来说这场雨足足可以困住我们一个星期以上。不过寒冷的气候帮了吗?早成起来所有的泥泞都被冻的坚硬,于是我们决定留一个人守卡另两个人到五营营部去洗澡。有个卡丁说:“五营根本没有澡堂子----三营、一营也没有。”

我说:“有商店、有小家吧!”

人问:“但是咱有钱吗?”

我说:“没钱咋了,没钱就不能赶巴扎了。我就要去!”                                                      

另一位说:“到人多的地界去,能看见个母的,就多看几眼。回来好躺在被窝里意淫。”

于是我们一行两人背着半袋子泥鳅向离我们最近的营部出发了。出发的时候天还没有亮,走到五营营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们以为五营营部会像四营那样有个小小的集市。没想到了才知道除了一个大商店两个小商店以外就剩下营部衙门了。民居家户户关门闭户也不出来。公路上没人、营部也没人某商店里只有一个打瞌睡的营业员。连个饭馆也没有---。我问商店里的人有没有人要泥鳅。大商店里的连看都没看说:“太臭了,你们能不能出去摆摊”

有个小商店的看了看说:“好大的泥鳅,在哪捞的?赶明我也去捞点?”


第二四回民族融合的奇葩

我们蹲在小商店门口守了两个多小时,肚子饿的咕咕叫。我说:“要不我们生起火把泥鳅烤来吃。”于是我们就在林带里捡柴火-----。捡着就看见有个穿红大衣的女人站在公路上看我。不由得抬头一看,天哪是李琦。看清是她的那一刻,我下面的东西就乍起来了。来得太猛简直让人挪不了步子。我说:“李琦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琦说:“你不知道啊!真有你的。我娘家在这里!”

我说:“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你是四营的人,哎!”

李琦说:“哪是我找的对象都是四营的,我还想嫁三营的,可惜你不要我!”

我说:“那你怎么不找个团部的呢?”

李琦说:“想得很,你给介绍一下---

我的跟班说:“我行不行,我是团部的,我有身份证---你看”还真拿出来他的身份证给李琦看。

李琦看了看笑着说:“还真是的,就怕你不要我!”

那位说:“咋不要?做梦都笑醒了。你太漂亮了”

李琦对那位说:“开玩笑的,太晚了,俺早就是姑娘他妈了---

背着我们的泥鳅到一个土墙的院子。一进门就见里面砖铺的地面红艳艳就像刚用水洗过一样,怎么忍心让满脚泥巴沾污这洁净院落。见李琦先进去脱了胶鞋换了拖鞋,让我和跟班也换了拖鞋。里面一栋团场人自建的房子,打开一扇纱窗门里面的大门上还贴的有青面獠牙门神。房子里面一样的红砖地面一样的一尘不染。我感叹说:“你家里真的是太干净了---

李琦说:“到我们家的人都这么说,妈妈是宁夏回族。特别爱干净每天都要用拖把擦地,不能见一丁点灰尘。”

我似乎恍然大悟说:“怪不得你长得就与众不同,美艳的出奇制胜。原来你是回族。”

李琦说:“我爸爸是汉族,河南人。我才不当回族呢?”原来她是民族融合的结果,吸取了两个民族的精华才造就出来如此尤物。【原创】《卡子兵传奇》  中集 - 海堂 - 海堂之家

 

 

李琦端来饭菜说:“我们刚吃过了中午饭,剩一点你们先垫点,不要嫌弃。”拿出来一盘肉抄白菜粉条,一碟咸菜。把馒头放在火炉上烤热,给我们到上开水。

搭档说:“路上太泥泞了,这里有没有招待所。到明天早晨路上结了冻---再回去

李琦说:“没有听说五营有招待所,但是下午有到团部的班车,刚好明天早晨回来。”

搭档恍然大悟他说他一定要回家一趟,反正不耽误明天回卡点-,我当然一口应允。和李琦聊天才知道她爸爸在棉场上当警卫看棉花,妈妈在连队伙房给下连队拾棉花的学生做饭。也就是房子里又剩下我和李琦孤男寡女了。李琦烧了一锅热水,在她的房间里放了个大号洗衣盆子让我洗澡。自从上次去奎屯到现在大概也有8---9天了。被帐篷里火炉烟熏火燎的全身都臭了,李琦把毛巾拧干了给我擦背。说:“怕把水洒在地上,让他妈妈责怪”真是典型的陕甘宁干式洗澡法。由她擦澡够享受了,我那花一万多娶回来三个月又跑掉的老婆还没有给我擦过背呢。我洗完了,我的衣服也被洗衣机洗完甩干了。李琦让我光溜溜的直接钻进她的被窝,我的衣服被搭在火墙的铁丝上烤着。我们就开始了----人说同一对偷情的男女,第一次是意外的冲动,第二次是想寻找回忆激情、第三次就给对方交差了已经开始属于敷衍了事了。




第二五回  裸聊

功课做完我问:“论功夫,我和你的小男人谁要强一些。”

李琦说:“他傻吃傻喝傻干活身体比你强悍的多,但没有你细心疼人。或者说他小弟弟厉害,但不如你有头脑。”说着用手拨弄我干完活软塌塌的小弟弟。

看着我一脸委屈的样子说:“这不怪你,你看书写作总是正襟危坐两腿并拢这样长期下来当然对你的小弟弟不公平。”

我一脸疑惑说:“不会吧!你从淘来歪理邪说?”

李琦说:“不信你看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大文豪后代都比较虚弱,比如李白、诸葛亮、刘备---还有为什么养生太极其实就是弓马步?”

看我还傻愣着就接着说:“主要是摇铃铛,那样有助于小弟弟的足够运动空间他才能健康长久。为什么念佛的人都盘腿打坐?因为那样不会压迫他的命根。”我多少是被她说服了。

她似乎还想证明她的观点说:“你老婆是不是总在清晨或傍晚给你发脾气?”

我说:“你怎么知道?”【原创】《卡子兵传奇》  中集 - 海堂 - 海堂之家

 

她轻轻把玩我的蛋蛋说:“人家情欲没有被满足呗!女人能理解女人”这句话彻底把我打蔫了。躺平了养神!

她说:“不过你千万不要为这个伤心,肾亏是福。一个肾亏的男人绝不会主动在外出轨搞婚外恋,不会召惹粉黛是非。这样的男人最靠得住。”我还是郁闷不乐。

她继续说:“现如今都啥时代了只有思想素质低级人才一门心思迷恋肉欲,文化艺术才是持久不衰魅力。你的才学气质要比我那位只用下体说话蠢货强一百倍。你这个人就像你写的小说一样看起来有点色,但却是真情流露。总在开头弄点黄色虖头,其实连擦边球都不算。自己定位的是色情小说。大多数人看了感觉通俗一点而已顶多带几句挑逗而已。怎么算是色情类型。我看倒觉得俗的过于细腻,倒成了别致的淡雅。就像我老公也想雅一点,在家里弄套茶具喝起功夫茶。喝的脑门发亮---他怎么装也装不出你的素雅气质。你的素雅在于你的文学素养,不用看你的文章只和你交往。你的每一举仪态都透露出你的文雅气致。说白了就是既有涵养有平淡朴实,不装、不虚。”

把我夸得飘飘然围着被子站起来转一圈。被她一把捞回床上---。她真是夸人的天才文字语言功底其实远在我之上,加上美丽的外表,还有热情奔放的性格。她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让我只顾陶醉在她夸赞的熏陶里,像一只接受爱抚的小猫卷伏在她的怀里。

她继续展示她夸人伎俩说:“你这个人的好处就是爱女人喜欢女人懂得欣赏女人。但是你自己生理上性欲并不强烈,并且受儒家禁欲思想控制比较保守、就是还有保守节操的观念挺重。所以你对女人的欣赏几乎不掺杂玩弄目的的邪念。和你在一起能让女人心情愉悦。和那些熊调调只用裤裆里的东西思考的傻帽无与伦比。他们是兽类而你是圣贤----

我说:“那你不是心甘情愿的跟他过日子?”

李琦用力的靠在床上说:“没办法,家里太穷了。父母太苦了----

我说:“你现在过的不算富裕呀!”

李琦说:“他帮我弄到工作,帮我哥哥嫂子弄到工作,还让这里的领导安排我父母干轻一点的活。让他们能够活着熬到退休,不欠公家的钱。”

是啊!在那个时代,142团在2002年以前所有种地承包土地的连队职工,每年不但辛苦拿不到一分钱。年年倒欠公家很多钱。当时兵团流行语:“大干苦干争取少挂账”因为在那个时代在142团种地不亏损挂账几乎比登天都难。在那个时代要想能有一份在加工厂工商建商拿工资只挣不亏的工作,如果你朝里没有做官的人,只有用妹妹或老婆的身子才能换来。同样在连队看场、食堂做饭同样都是让人炎热的活路。因为那样的话起码退了休不用花十几年的退休工资来还曾经种地欠下的挂账。

我们两在床上被子里聊到天色灰暗,我说:“你父母该回来了吧!”

她笑了笑说:“你比我害羞---

于是给我拿衣服。天哪!穿上干净衣服的感觉太美妙了,将来我但又一口饭吃能够饿不死,再也不想去干像卡子兵那样的工作了。

第二六回 只对你一人放荡 

晚饭是我们两一起做的揪面片,在厨房里李琦说:“如果人生能让自己选择,情愿放弃一切虚华,做一个农妇。找一个和你一样的老公。一起耕作,一起下厨,一起看电视节目。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在一起。不管什么话都可以掏心窝子的说。”

我说:“和我一样?为什么不是我?”

李琦摇摇头说:“如果!我说如果有一天我和他结束了,就到三营去找你。你能义无反顾带上我私奔吗?”

我诧异:“私奔?去哪?”

李琦说:“到陌生的地方,他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哪怕永远浪迹天涯。”

我想了想说:“那你不管你的女儿了,还有你的父母----

李琦突然沉下脸厉声说:“你犹豫了,你是放不下稳定的工作和你安逸的生活,更放不下你的父母亲情吧!”

我踌躇口吃无言以对,她冷笑的说:“你和所有男人都一样,没有爱情,只有偷惺。”

怎么也想不到她突然翻脸,我被她的话震的心慌意乱口齿麻木一个完整字也吐不出来。汗水从发髻滑落在脖子上汇合向领口里流下。那时还突然想起和宋晓阳分别时宋晓阳哪凶恶的眼神。李琦突然被什么电到了一样跑了出去----。她是出去给回家的妈妈开院子门,难怪一下午我们都没有被打扰,她反锁了院门。李琦妈妈看上去年龄并不大,穿着朴素干净利落,说话简练,眼神犀利。看见我只短暂的扫视了不到两秒,转身用手指狠狠在李琦脑门上戳了一下。就拎着两兜东西到另一间房间去了。李琦也跟了去,我听见她妈妈在用压低的声音呵斥李琦:“赶快滚回你自己家去,让人眼睛干净的死。”后面是李琦撒娇似的绵绵细语---

 

晚上李琦偎在她妈妈怀里躺在上发上看电视给她妈妈捶腿,。她妈妈问我家里几口人、老人身体一类的事情,以及家庭情况的一类事情。当听到我老婆卷钱跑了的时候。她一蹦坐起来说:“抓住她把她个奶头拴住往死里打”李琦邹着鼻子看妈妈怪责:“妈!好人让你教坏!”她妈妈说:“你说啥来,打出来的老婆柔出来得面撒,你就是欠揍”说着又用指头戳李琦的脑门子。把李琦气的用拳头在她妈妈腿上狠擂了一下。

我在她家沙发上睡了一宿好觉,不像在卡点上帐篷里那一夜不被冻醒几回。第二天很早李琦的妈妈就起床走了,李琦出去扣住院子门。回来又把我拽回她的被窝。现在我想好了说:“你和他离婚吧!我们过。”

李琦说:“别当真了,昨天我说的都是气话,你养不起我的。”

我说:“我是认真的,---

李琦说:“其实你说的对,我就算可以离开父母但绝离不开我的女儿。”

我说:“带上你的女儿嫁给我,相信我---

李琦铁下脸说:“相信你,宋晓阳到是相信你。可你现在躺在我怀里。”听到这里顿时背上抽冷气。本来已经游走在她乳房上揉搓的手触电一样的收回来了。

她看着我眼神变得温柔了说:“别紧张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来找过你,对你一往情深。我不会拆散你们的。你我小阳都是好朋友---。不要跟她提到我,最好在她面前我们是不熟悉的样子。”

我彻底投强了,任她摆布毫无反抗的那种。只想着完事立刻逃离---。她简单为我做了早餐,吃的时候她说:“其实你人挺忠厚的,以后不用装的坏坏的样子。你别以为讲几个人黄色故事,女人就会当你是色鬼。还有今后你只要把你小说中色情片段适当删除,就成了很不错的文学作品。更不要把我想的很放荡,相信我,我其实只对你一个人开放过。”

最后拥抱吻别。回到卡点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那位跟班还没有回来。

帐篷里的卡丁说:“你终于回来了。该我出去溜达溜达”

我说:“千万别去林子里---小心母狼把你吃了”

他说:“说不定母狼不吃我,正好把我奸了----多好!。”无语!还有求被奸的。




第二七回 咆哮

下午帐篷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突然觉得非常孤独,百无寄赖。打开背包找出来李琦给我的日记随意翻看。一首又一首浪漫的诗歌。这里记载着一个女孩的青春,一点点诗情画意的串联。点缀的着青涩的初恋。原来她一直都在暗恋着我,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一个舞会前我到她所在宿舍去邀请她的室友跳舞。我讲了一个自己编的笑话。这个笑话在她日记里完整的被记录下来。当时我说:“如果让书记和我们班长来段相声,你猜报幕员会怎么说?”

她是第一天到民兵连报到。于是好奇地问:“会怎么说?”

我说:“提醒你一下书记叫-苏军、我们班长叫-得军”【原创】《卡子兵传奇》  中集 - 海堂 - 海堂之家

 

她挺聪敏的说:“不会是都省掉姓吧!”

我用赵本山的口气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订货:“下面节目是小品,表演者苏军、德军”

刚巧书记进门来,引来女生们一场哄然大笑,把书记弄得莫名其妙。

还有就是其实她并不喜欢跳舞,而是喜欢看书。没想到到了图书馆又一次碰到我。那一次虽然没有说话。但她已经无法自控的光想观察我了。还有就是她从厕所出来还是看见我再给厕所旁的树浇水。口中念道要像爱护女生一样爱护女厕说旁的树。

然后就是棉花地里听说听说连队领导安排男生给女生背袋子。有好几个男生都打招呼要给她背袋子。一个个挤眉弄眼的献殷清,所以她故意把所有的棉花都按进了一个大口袋。可是眼见周围女生的棉花都被背走了。而独独留下了她的袋子。她拖都拖不动,在空旷的棉花地里无助的四处张望。很晚了天都全黑了看见听见我在呼唤她的名字。她暗自打算,如果来给她背袋子人的是我,她就以身相许。没想到如上帝安排果真是我。

----满满三本日记大部分都是记录她和我每一次见面的情景与感受。多么钟情的女子,怪不得每一次和我见面她都是温文尔雅却又妙语连珠。原来她都是事先准备和演练过的。看的我是泪流满面举书咆哮:“苍天!不为有情人成眷属妄为天,大地,强拆生死鸳鸯甘称地、、、、、、、、、、、、、、、、、、、、、、、、、、、、、、、、、、、”

 

第二八回回家的路上 

或许是震怒咆哮惊动了天地,在我歇斯底里之后陷入昏厥般冥思苦想状态的时候。帐篷外传来汽车的轰鸣,由远而近,越来越近。把我从冥幻中惊醒,赶紧藏好日记本,起身透火炉往里面添加一些煤炭、整理好着装等待领导检查。但没有急于搭理他们就坐在帐篷里等着。车在帐篷挺远的地方停下来掉了头。又过了好一会儿领导一行人才一声不响缓缓走进帐篷。我坐在火炉边一身不响。他们看了一会儿领导说:“这不是好着的吗?”

小甘肃说:“你没事吧!”

我白他一眼说:“没事”但是当我的目光和他的眼神相遇的时候,心里一紧身上像被电击了一下一样猛抽了一下。只记得他的眼眸黑白分明炯炯有神仿佛看穿了我的心肺,让我无处可藏。

他问我:“怎么你眼睛这么红?眼泡都肿了,是不是想家了。”我低下头没吭气。

领导说:“把谁放在这里,这么长时间都一样。好了收拾好你的行李回家了。”

我莫名其妙问:“什么到哪去?”

领导说:“回家了,快听话?”口气像哄淘气的小孩。我立马收拾行李,一些又旧又脏的东西也不要了轻装回家。领导也急切的帮忙拿东西往车上装---

车子在泥泞的路面上行驶左右磁划就像乘风破浪的破船,引擎轰鸣领导紧张敏捷急打方向盘。人在车里就像小孩坐在蹦蹦床上。终于到了沙石路面开始了高速行驶,大家一起松了一口气。在五营停了下来,小甘肃要去岳父家。领导下车检查车况。我去上趟厕所----。等了大约半个小时,领导点燃他的第三根香烟的时候。小甘肃出来了,手里拎了个包门后面跟着李琦。李琦坐在前面,我和小甘肃坐在后面。我从车上方的镜子里正好可以看见李琦苍白的面孔。她的眼圈发黑白眼仁带有血丝显然是哭过的样子。

车子在平稳的路面行驶如坐在沙发上一样的安稳。领导手里的方向盘几乎不怎么动。

领导先开口说:“MM啊!听说你发疯了----”跟着就是坏坏的笑声

小甘肃说:“在帐篷里大吼大叫,把小兵蛋子吓的不敢进帐篷?”李琦转头看看我,笑了一下。

我挠挠头没有回答,小甘肃说:“回家把你跑掉媳妇连哄带骗接回来好好打一炮”

领导说:“就是,或许搞好让人家舒服了就不走了---

小甘肃说:“半个月的泥鳅不是白吃的,--”我看见镜子里的李琦会心笑了一下。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放在李琦家的泥鳅----会不会被小甘肃发现。背上突然又像长了毛刺奇痒难忍。回头看见小甘肃正在闭目养神。-----。车子很快到了三营,我下车了。领导安排明天一早到营部集合。我问带什么不带。他说什么也不用带,穿上皮鞋戴上手套。这时候我看见李琦眼睛直直的看着我,眼神似乎要把我吞下去一样。我举起手挥舞道别,车子启动她才回头。

 

 第二九回冰冷的家

回到家烧起火炉洗澡做饭,房间里冷冷清清。除了看电视依然是百无寂赖。其实书记说得对----光棍与其一个人在家还不如出去,在外面起码也是集体生活。除了能看上电视以外面对的就是冷冰冰的家具。夜是那么的长。房间里静的出奇,迷蒙中叫道“该加煤炭了,”没有动静,再大点的声音大叫:“该加煤炭了”,除了自己被自己的声音吵醒了以外没有任何回应。坐起来环视四周,静的出奇连一丁点微弱的响声都没有。原来回家了,其实家依然是让人恐怖的地方。在二级灯管惨白的光照下看见的全是负心女人的影子。如果没有和她结婚李琦不会被揽入别人怀抱。如果不和她结婚现如今心安理得迎娶宋晓阳。回头再想书记说的对如果没有上卡怎么可能李琦对我的一片真情。怎么可能相遇宋晓阳,虽然都是错爱,起码有爱。就这样纠结的思来想去翻来覆去整整想了一夜。

早晨起来觉得眼睛挣不开,看镜子原先红肿的眼泡。变成乌黑的眼袋---,如果不是在白天会吓死人的。起床太晚了,赶时间没吃饭就赶往营部。早晨开会都是一些听腻了的洗脑课程,听得让人眼皮发沉昏昏欲睡。中午在大食堂会餐。八个人一桌。十几个菜除了开胃果盘苹果沙拉、菠萝布丁、糖醋红心罗布载就没有别素菜。大盘鸡、蕉麻鸡、乌龟和小鸡装一起是清炖的、大盘肘子、大盘鲤鱼、大虾薯条、大盆清炖羊肉、炒烤羊肉、红烧牛肉、红烧排骨、糖醋里脊、粉蒸肉、粉蒸排骨、炒肥肠、青椒羊肉用的是窝头灌着吃、脆皮烤鸭、还有皮蛋切成瓣的、火腿、香肠切成片的、还有里面是花生外面裹着面的吃起来香酥脆。啤酒、红酒、白酒轮番上。完了上酸奶、醪糟汤。把肚子吃的圆滚滚,走路都要脚步轻慢点的。别管挣不挣钱吃个肚子圆,当汉奸欺压百姓的好处就是吃香喝辣。完了不用担心酒喝高了回不了家,领导安排小车把人一个个送回家。酒肉那是粮食的精华,这一顿以后足够今后睡觉不失眠。


【原创】《卡子兵传奇》  中集 - 海堂 - 海堂之家

其实旅游和跳槽的人心情都是一个样子,就是从一个自己呆腻了的环境到别人呆腻了的环境去。听人说现在的年轻人一个季度换一个城市两份工作都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事。没有出过门,包括没有过旅游跳槽的人。总不敢轻易离开自己感觉安逸的家牢靠的工作以及稳定的生活。但是一旦他迈出了家门就会不断地跳槽更换城市更换环境,好像只有在不断地改变中才能得到安宁。如果从新回到家反而觉得家和最初的生活其实最不可靠。一种焦躁的情绪始终缠绕所有时刻,所以不顾一切的希望从一个环境跳动到领另一个环境。一个人生活除了吃饭上班交友睡觉以外不能有一丝的闲暇,不然的话就会被哪焦躁的情绪破坏大脑七层,让他混乱让人情绪失控精神紊乱。

 

。。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