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堂之家

一个寂寞男人的作家梦 文字作品均为原创

 
 
 

日志

 
 
关于我

怒问情为何物,叫人憔悴损。空有万种情,奈何无处诉。 欲举金杯醉不醒,酒未至,泪成帘。 奈何在天涯,何地醉看他人双对有不同。 不如常在无人处写相思。 也胜过疯醉留泪千百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离婚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2013-06-14 18:44:55|  分类: 生活更美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一次不应该的邂逅

那一年,我到四营项目区给林带浇水。给不知道朋友解释一下我家在三营在团部的西边2两公里。而四营在团部北面30公里路程。来去都靠骑摩托车去,大家都知道我一个兵团林业工人一月就那抹500块钱的工资。【这里注明一下说的是当年,大概是2007年】

大清早我就赶到了目的地,水管人员在已经等我多时了,人家只负责开闸放水。剩下的事情全靠我自己来完成了,但是我是一个灌溉高手只用几分钟就完成了在别人眼里觉得跟难做到的事情。这条林带林床挖得很深,而且至少有两公里长,坡降平坦。大概估计至少需要一天一宿才可以浇完。一切弄好了,回家怕烧油,呆在那里等待也没有必要----。月工资500块折到一天的是十几块钱,可是来回的汽油就要合到20块了吧!心里暗骂共产党真他妈强盗。

抬眼展望四周,不远处有块地正在雇人给棉花打顶尖。就是新疆种棉花到7月份棉花株高大概到70厘米就要把棉花植株的顶尖掰掉,抑制棉花的顶端生长。新疆农户种地面积都打大得吓人,100亩以上常见,几十亩的反而很少。所以新疆种地农户一般都和大地猪一样农活都依赖于雇人劳作。

我一溜烟跑到跟前问要不要人干活,人家说40块钱8小时。他妈的比我工资高几倍了干嘛不干呀?把摩托车扎好就下地了---。

但是,打工不是那抹容易了。我拿铁锹干习惯了,猛一下让我弯下腰干农活手脚木讷还腰杆酸痛。很快我就被远远的抛在后面,把我急的手忙脚乱大汗淋漓。情急之下脱掉厚重的外套,虽然是7月天但是在新疆大清早骑摩托车还是得穿的很厚重。这时候有个女人她开始接我行子帮我跟上队伍---。

在广阔田野一起干农活的人不像工厂里做工的工人也不同于围在网格里思考的白领。做农工完全是肢体劳动无需用脑。所以农工们可以一边劳作一边自由自在的聊天。我和她最近当然习惯的和她聊天了。就用我的三寸不烂白舌为她送去一些快乐来报答她帮助恩情吧!

聊家庭聊婚姻,我发现不管聊什么她都个爱听。不是的在偷笑。只要她能开心就算我的唾沫没有白费。她总是把话题围拢在婚恋之内,当时把我被离过婚又被继任女友甩。那种对生活的无奈和怨气不由自主倾泻而出,----现在的女人都极度浮躁极度虚荣----说到这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她也是女人。看她表情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很开心,她示意继续讲我才发现原来她的另半面脸被火烧过的非常难看。---我的话源就越来越少了---心里嘀咕这个女人半面脸如仙半面脸似鬼。有没有危险---。

后面的劳动我还是跟不上队伍,她还是频频回头帮我。我告诉她不要管我让我自己干,她说她还想听我讲故事,于是后面的聊天变成了等价的交换。中午下班了,她问我到那里休息吃饭,她看出来我来自很远的地方。我指了指一棵大树,她说不嫌弃的话就到她家去。我说如果她做饭好吃的话可以考虑。她就非要让我去尝尝她做的饭菜了----。

到了她的家才发现她的家原来是我的一个同事小阮家的邻居。同事小阮家原本在四营,调到林业在工作以后。才在团部买了房子,但是她的妻子还留在他四营的老房子,继续种他们家原来开垦的一片荒地。小阮家媳妇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每次看见他媳妇我就心跳加快。其实到那时候还没有近距离的看清过他媳妇的面容。

我去过小阮家院子一次,看去来她家的院子和小阮家院子一样。都是兵团早期干部家庭院落模式。院外有四柱凉棚,我可以摩托车停在凉棚下面,免得烈日暴晒。院内房屋门前留4—5米见方空地有道花墙把阳台与菜地隔开,葱绿的葡萄藤把整个阳台盖的非常凉爽。她在阳台上一口大缸里舀水让我洗脸洗手,水被晒的温热,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洗漱完毕跟她进了屋里,兵团老房子窗户很小,房顶很厚。冬暖夏凉,就算三伏酷暑天们一进去猛一散汗,还让人打一冷颤。小房子从门上看还是三居室,客厅不大电视不小还连接有个挺不错的游戏机。她说那是她儿子的宝贝。她给我切西瓜,让我在客厅等着,她自己进厨房了。我打开游戏机玩了一会儿游戏,肚子真的饿了,阵阵香味从厨房飘了出来。躺在沙发上很快就顶不住困乏睡着了。

待被她叫醒的时候,茶几上已经摆满了香喷喷的饭菜了。鸡蛋炒海椒、豆角炒瘦肉、还有豆皮粉丝、还有开胃菜西红柿沙拉、主食是电饭锅闷的米饭。开饭前我环顾问怎么不见她的家人。她说她丈夫已经过世3年半了,儿子在团部住校读小学---。原来是这样----她催促着多吃。

她问我眼睛近视有多厉害,我说不厉害。她问可不可以看见她被烧坏的脸,我说看见了—早就看见了。她沉默了,其实从没有伤过的一面看她的脸真的非常漂亮。下午还是我和她在一起干活和其他人拉开了一些距离。但是我很快发现并不是我们的谈话比较投机,而是她在努力迎合着我话题。我说什么话题她都迎合-----。

注明:一次不该有的邂逅毁掉了,几个人幸福,预知后情请关注下一集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